????湖心岛,这是我们现在最后可以依赖的地方,世事扭转总是让人措手不及,刚才还嗤之以鼻摆脱的地方,现在却成了我们争先恐后奔碌的方向。

????除开我们几个拔尖代表,海纵其余弟兄基本可以划分两个层次,雄狮军绝对毋庸置疑的是第一梯队战力,不光是我们的名号,更是我们立足的资本;而剩下的人就是第二梯队战力,虽然每个人都不俗,但比起雄狮军终究要差那么些许。

????但现在,名号全军覆没,巨大的担子交给了第二梯队的人,开始制定的田忌赛马计划背道而驰,我们的下等马被中等马剿灭,上等马被中等马和上等马合伙剿灭,只剩下我们这批中等马仍在反抗,说不丢士气那是假的,我估计,现在场外观众早已经骂声连天,毕竟在这种关键的总决赛上出现这么大的战术失误,换做谁都无法接受。

????大海他们现在就在场外静静观摩着比赛,对他来说,这无异于公开行刑,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犯下的错误步步扩大,看着自己的队伍被吞噬殆尽,这比杀了他都难受。

????场内,我们剩余的人其实早已经没了取胜的侥幸心理,坚持到现在,只是想把最后一份努力施展出来,至少能给自己心中一份满意的交待,也让大海输的不是那么难看。

????小丑皇想单挑哈迪斯证明自己,所以他预料到了哈迪斯的路线,独自去了【天神峰】。

????而我能做的,就是充当这些人坚持到最后一秒的精神支柱,大海不在,我就是图腾。

????必须最后一个倒下的图腾。

????穿过树林,湖心岛重新出现在眼前,弟兄们纷纷跳入水中朝着对面游去,而我却站在水边有些犹豫,望着那孤零零的小岛,眼前却好像看见的是一个坟冢,踏上那片地方我们可以获得仅存的地理优势,但也就等于我们选择了被动陷入包围,说来实在可笑,这种逼着你跳进坟墓的境况,最令人心碎。

????所有人都已经过了水边,最前面的已经开始登陆,后面的都在快速游过,我慢慢沉思了片刻,也一个猛子扎进了水中。

????刚才游了几次的湖都毫无波澜,此刻消极心情影响,竟感觉湖水如此冰凉刺骨,我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湖底,努力平静着自己已经濒临崩溃的心态。

????……

????【天神峰】。

????哈迪斯看着山顶那坐在石头上的人影,不禁冷笑,那日的PK,能在职业劣势、装备劣势、甚至环境劣势的情况下还和自己打的有来有回,别人都可以记不清,但这个男人却让自己刻骨铭心。

????“没记错的话,你应该叫……小丑皇,对吧?呵呵,果然是有自知之明的人,起的名字和本尊遥相呼应,都是小丑而已。”

????哈迪斯一如既往的高傲,他从龙背上一跃而下,落在那地面,踏起尘土阵阵,轻蔑的看着这个人。

????小丑皇抬起眼皮看了看他,并没有说话回应,而是伸出左手攥成拳头,大拇指竖的笔直。

????然后,慢慢转到下面。

????“找死!”

????【断空】轰然炸响,如发动机般充斥着奔腾的杀意,哈迪斯金光入体,在那山顶左右飞驰而至,看似勇莽,脚下却在时时刻刻试探着。

????“咔嚓!”

????音效触发的刹那,一阵烟雾忽然从身上冒出,借助技能持续效果,哈迪斯继续逼近,意图将其余陷阱机关尽数破除,但烟雾消散的片刻,背后忽然出现的利刃却让他感到了后脑勺的冰凉,猛然转身挥舞长枪,一道未来得及消失的虚影被撕成两片。

????但哈迪斯的挥舞并未就此停留,那长枪沿着路径继续走过,在腰间高度画了一个圆形,直接朝着刚才面向的地方横走,转首刹那,黑影果然在此,迅捷的劈斩无处可避,长枪已经触及了他的侧腰。

????“哗!”

????“蹭!”

????“-3489”

????哈迪斯脸上出现了一道血痕,自己的长枪从黑影的腰间居然就这么直直穿过,没有造成丝毫伤害,就像在攻击一个投影;但那个虚幻的投影却实实在在的对自己造成了伤害,一击得手,锁链声哗啦作响,小丑皇已经拽着铁链迅速拉开了距离。

????他抬起手背擦了擦脸上的血迹,一道狂风在周围席卷,而后脚下忽然升起风之流动,陡然暴涨的速度让他如出闸猛虎,瞬间狂袭,黑影躲闪不及,以匕首横档,兵刃碰撞,各自扣除血量,但力道压制,却让小丑皇连退三步。

????哈迪斯趁胜追击,脚下刚迈出半步,盒子忽然弹出,忽然间他的身体不受了控制,【恐惧】的效果让他无法自如行动,感受着匕首在身上道道走过,哈迪斯彻底紧皱眉头,金光熠熠,恐惧效果忽然不见,猛然回马一枪直刺小丑皇面门,但小丑皇瞬间看穿其中真正用意,并不是侧往两边躲开,而是脚下猛然使劲,顿时朝着后面狠狠摔去。

????【怒斩】的余光在刚才停留的地方撕裂,抖动的长枪却急速抽回。

????【破军】重置攻击。

????为了避让技能,自己是以摔倒的方式尽可能扩大两人之间的距离,但忽然跟进的【破军】却无法避及,枪芒在小腿划过,瞬间打出将近六千的伤害,小丑皇反手【仙华泼洒】打出同样数据,将损失的便宜尽数讨回,而后一个后翻起身,单手支地看着哈迪斯下一步举动。

????可原本预计他只是刚起身,眼前的哈迪斯居然已经发起了冲锋姿态,超过预算的速度让小丑皇心头一惊,他双手瞬间合拢,一道巨大的阵法生成,【拘灵阵】限制对方移动,让自己暂解一时之难。

????“刷刷刷!”

????三道半月斩光不给自己丝毫喘息机会,【雷霆】光效从阵法驶来,小丑皇左右躲开两道,第三道却无处可逃,情急之下他直接朝着哈迪斯狂奔而去,迎着那光芒碰撞。

????“嗖!”

????施法距离极限靠近,小丑皇利用【背刺】直接瞬移到哈迪斯的身后,高举的匕首已经凝聚反击之势。

????但哈迪斯却只是转头的冷视,自己的金光状态,将自己原本应该携带的另一个状态的光效给完美遮蔽。

????【龙魂聚】。

????“轰!!”

????嗡鸣炸裂的声音撼动了这片顶峰,阵法效果散去,一阵土灰扬的视野有些迷乱。

????但那土灰之中,却伸出一把银白的匕首,急忙的躲闪已来不及,一套连招在腹部绽开,同时脚下还响起了“咔嚓”声,手脚无力,让哈迪斯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得逞后扬长而去。

????刚才的动静,没有对小丑皇造成一丝伤害。

????哈迪斯猛然醒悟,抬头看着,头顶上那个隐约闪烁的匕首标志还在慢慢旋转。

????利用【灵魂之刃】避开了自己的秒杀计划。

????哈迪斯有些没了耐心,他取消了金光状态,脚下飞龙生成,拖载着自己慢慢升高。

????小丑皇的头发被那龙翼煽动的风吹得乱飘,他抬头看着那龙躯越来越远,只是满意的笑。

????龙背上,哈迪斯持长枪直至自己:“小丑皇,我已经没耐心陪你玩下去了,准备去死吧!”

????“不必了,你还不配主宰我的生死。”

????无情的反嘲让哈迪斯脸色漆黑:“你什么意思?难道还有反杀的愚蠢想法么?”

????“没有。”

????对方的回答干净利落,没有半点纠缠的意思,小丑皇说完了自己的想法,朝着天上摆手做再见动作,随后猛然回头直接朝着山崖外飞奔。

????“休想!”

????哈迪斯咆哮着,他明白了这个男人究竟想干什么!

????他并不是来击败自己的,而是来羞辱自己的!

????或许,对他来说,刚才的过招就已经达到了目的,至少证明了自己在操作方面远不如他,这个男人是想说明一个事实,自己强过他是依靠装备,依靠龙,而不是操作!

????而他在心满意足的嬉戏之后,就准备跳下山崖自我了结。

????小丑皇说的很明白,哈迪斯,还不配主宰他的生死,言外之意很清楚,自己不配杀死他。

????这种太过无视的行为简直比让哈迪斯输了比赛还屈辱,他不能忍。

????飞龙疯狂振翅,想要抢在小丑皇之前赶到那里,哈迪斯杀意已决,今天一定要亲手杀死这个无礼的亚洲人!

????“受死吧!!!”

????那龙占据速度优势,哈迪斯转瞬便至,纵身从飞龙身上跃下,利用脚下猛踏的加速下落,对准了已经跳向了半空的小丑皇。

????但长枪穿过,却只是空荡荡。

????哈迪斯急忙回头,刚刚闪过的山顶边缘上,是小丑皇利用瞬移抽回去的身躯,脸上的笑容如此轻狂嚣张,一副胜者姿态。

????飞龙从半空忽然消失,而后出现在了哈迪斯脚下稳稳的接住了他。

????重新飞回山顶之上时,小丑皇已经从其他地方选择了自己的道路,孤寂的山顶上,此刻只有阵阵走过的山风。

????“啊啊啊!该死的贱民!!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你!!!”

????……

????湖外,已经从四处传来了人声,原本因为疲惫四处休息的弟兄们忽然提起精神,全副武装,各自把守着提前安排好的位置。

????虽然小丑皇的头像已经暗淡,但哈迪斯并未跟着他们的队伍一同前来,没看到那巨龙的身影,让我们的压力顿时小了许多。

????月灵抚摸着星月柔软的毛发,依依不舍的将它收回了背包,胡子架着盾牌定在岛边,而瘦子并没有躲在石头掩体处,就蹲在胡子后面;青河他们也将风铃和秋月牢牢护在中间,就连平日里胆小的SAMA和莽撞的霸王,也都紧紧握着长枪严阵以待,没有丝毫退缩之意。

????高头大马从树后走出,宙斯提着大剑翻身下马,他四处看过,确定了只剩下我们这支苟延残喘的队伍,隔着那湖喊话。

????“星宇小兄弟,虽然这话已经说过,但还是希望你一会儿能再替我稍给海帮主,今天多有得罪,诸位兄弟也都是好样的,只是希望不要因为比赛而影响了我们的友谊。”

????还没开打,就已经操练起了四面楚歌的把戏,话里话外都是一个意思:今天我们输定了,但他们宽宏大量,所以可以给我们主动投降的机会。

????杀人还想诛心,几千年前就上演过的套路,看的人反胃。

????“宙斯帮主多虑了,狭路相逢勇者胜,胜负还未分,若被我们侥幸取胜,还要请宙斯帮主不要生气啊!”

????有时候,最气人的不是杀人前的挑衅,而是被杀者临死前那依然嘴硬的态度,宙斯没再和我一来一往的多言语,而是将大剑指向岛上,声音低沉难掩怒气。

????“全部杀光。”

????“冲!”

????先头队伍直接冲进水中飞速进发,而宙斯身旁的雅典娜、阿波罗等人都在凝视我们,悬殊的人数差距,剩余的生力对比,让我们的坚持变成了负隅顽抗,就像是死鸭子嘴硬的笑话。

????“嗖!”

????一支巨箭直接从岩石后贯出,将最前面的一个剑侠扎了个透心凉,刚才还菲尔普斯附体冲过来的人,转眼间就只剩下一片染红的血液,和缓缓下沉的尸首。

????如此情况,宙斯有些心惊。

????“那个白羽飞扬没死?那么半天阿尔忒弥斯和丘比特究竟在干什么?”

????阿波罗主动请缨,走上前说道:“宙斯大人,不必苦恼,我去搞定他。”

????宙斯只是摆了摆手,“不用,你们集中精力给我对付那个星宇,白羽飞扬就由雅典娜来收拾。”

????“是。”

????冰冷果断的回答后,雅典娜收起双剑,跟着混乱的人群一同入水,优美的曲线如同水中的人鱼,直接落入湖的底部。

????但雅典娜并没有着急浮出水面呼吸,而是在湖底缓缓睁开了眼睛,飞速的前进着。


欢迎大家访问:笔趣阁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371shui.com/11_92830/31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