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怪鱼避开了李程挡在身前的防御从边侧冲进了人群,陈枫虽然看到了怪鱼的动作,却没办法跟上它的速度,他才刚刚起步,手中的刀只提起了一半,就见那怪鱼一个神龙摆尾,拍在了自己的胸口。

????陈枫无法理解,这东西这么小的身板怎么会有如此巨大的力量,以他现如今的防御,不说比李程要强,但至少比一般的盾骑士要高上那么一点点。可没想到,就算是赤色套装,也没能抵挡住这猛烈的一击。

????陈枫被击飞了,不但如此,那赤色套装的胸甲,也被击打得凹下去了一块,就连身后的队友也被他的躯体给撞的四散而飞。

????倒地的陈枫艰难的爬了起来,只觉得胸口像是被大锤敲过一样,一股闷气憋在胸中,让人难受不已。他忍着痛,举起左拳朝着自己胸口锤了一下。

????“哇……”

????一口瘀血呕了出来,胸口的闷气终于消散,看着那胸口的凹痕,陈枫不由得冒出一丝冷汗,幸亏这赤色套装极其坚韧,要不然这一下,恐怕自己不死也残废。

????击飞了陈枫的怪鱼,并没有乘胜追击,而是闪身退出了十多米,那人脸面孔上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神情,仿佛在耻笑陈枫和末世之光的众人不堪一击。

????看着一地被撞散的人群,李程咬牙切齿,作为一个队伍里的主T,竟然没有保护好自己的队友,这是他失职。可是他又颇于无奈,因为方才他根本就没有看到那怪鱼是怎么过来的,他只听到一声闷响,然后陈枫和其他队友就飞了出去。

????“这东西速度太快了,必须想办法控制住它才行,要不然我们都得被他玩死,方磊,能不能对它施加重力术?”陈枫喊道。

????“没办法,我的魔法跟不上它的速度,还没等到出手,它就不见了。除非你们能晕住它一两秒。”方磊说到。

????“晕住它,说得轻巧。你觉得可能吗?”队伍里一位叫木昆的狂战士说到。

????这位狂战士手里拿的武器不是刀剑,也不是斧钺,而是一根两米长棒球棍。是的,你没看错,不是狼牙棒,是棒球棍,据他自己说,末世之前自己是一名混混,出去打架的时候,最喜欢用的就是棒球棍,末世来临之时,他正好要去干架,当时手里拿着一根木质的棒球棍,就是这根棍子救了他一命,让他在末世初期活了下来。

????木昆别的本事没有,可他在到四十级之后,自己领悟了一招奇葩技能,这技能实质攻击力度不大,但是却有一个非常强悍的控制效果,眩晕。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眩晕,只要敌人的体质不超过他力量的两倍,那是百分之百的可以晕住。然而,狂战士的力量是多少?那是所有职业者中力量最高的,所以,哪怕是李程站着不动让他敲上一棍子,同样逃脱不了被眩晕的命运。

????当然,这个技能也不是没有限制。第一,自然是得击中敌人。第二,击打范围只限于头部。第三,可以被格挡。不过,这技能还是非常逆天的,因为它的眩晕时间太长了,即便像变异鮟鱇这种大家伙,被打中之后,也得晕上三到五秒。

????“唰……”

????就在这时候,怪鱼又一次发动了攻击,三根细芒针尖从涟漪中射出,冲着那些刚刚爬起来的人群飞了过去。

????“混蛋,有本事冲我来。”李程恼怒的发动了紧急援助。

????因为距离有十多米,李程来不及跑过去帮队友抵挡细芒,只能消耗技能来赶路,当他拦在王肖灵身前只是,那细芒正好撞击在蓝冰重盾之上。

????可是,李程再快,他也只来得及挡住一根细芒,而其他两根却依然射入了人群。

????“叮……”

????“噗呲……”

????两道不同的响声从人群中传出,陈枫看见,邹娟如遭重击在原地转了好几圈才倒地。而另一人,却一脸惊恐的表情,直直的朝着身后倒了下去,

????“姐……”陈枫大声喊道。

????邹娟是幸运的,因为她一直以来使用的武器都是单手剑和手盾,在细芒射来的时候,她下意识的将左手护在了胸口,而那细芒也正好击中了她左手的手盾。同样,邹娟也是不幸的,二十多个人,偏偏这怪鱼的细芒对准了她,她手盾的防御并不能完全抵挡细芒的锋利,细芒不仅穿透了手盾,也穿透了她的手臂,再她的胸甲上留下一个小凹痕之后,消散在了空中。

????“我没事,只是手断了……”仰面倒地的邹娟,侧着头对陈枫说到。

????“又死了一个,妈的,老子宰了你……”陈枫怒火中烧,每一个达到四十级的职业者都不容易培养。况且,这些人还曾和自己进入过迷失之城,服用过灵魂命果。每损失一位,那代价都无比沉重。

????陈枫动了,风元之力灌输双脚,让他这一刻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,他犹如一道幻影消失在了原地。陈枫右手持刀,将狂风刀置于左肩,照着那悬浮在半空中的怪鱼斩了过去。

????“唰……”

????怪鱼消失不见,狂风刀在空中划出一道锋利的刀芒。

????“嘎嘎……”

????怪鱼从陈枫左侧五米之外的地方显现出身形,冲着陈枫发出奇怪的叫声,那叫声就像在嘲笑陈枫一般。

????陈枫右脚前跨一步,猛然转身,又是一刀横斩丝毫不停歇的劈向怪鱼,那怪鱼又一次消失在了原地,刀芒再次落空。陈枫没有放弃,他撤回右腿,转身一刀朝着身后砍去,这一刀说实话,陈枫是半看半蒙的,因为怪鱼消失之时,陈枫看到了那怪鱼移动时的轨迹是朝着自己身后去的,所以他想都没想,转身就砍出了这一刀。

????一条细细的血线,从怪鱼的人脸当中,突然出现,陈枫砍中了怪鱼的人脸,不应该说是划伤了怪鱼的人脸。那条划痕非常细小,由于仓促挥刀,陈枫也没想到这一刀会击中怪鱼,所以这一刀并没有夹带风元素,也没有飞射而出的刀气,所以刀尖只是堪堪划过了怪鱼的脸而已。。

????“嘎……”

????不知是害怕,还是愤怒,看到自己鼻子上突然出现的血线,怪鱼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嚎叫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笔趣阁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371shui.com/11_92898/55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