晏芷心有很多话想和他说,在他这样的表情之下,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
  两人静默无声地走到门外。

  不知为何,越走,晏芷心感觉他身上的冷气越足,好像每走一步,羊皮就脱下一寸,等到了车门前,他已经不是外公眼里温和谦逊的学生,而是冰山帝少墨君霆。

  那强大的压迫感袭来,她有点不敢靠近他。

  到了车门前,他一句话没有说,也没有看她一眼,抬脚就要上车。

  “墨墨哥哥,”晏芷心咬着牙,开口唤住了男人。

  男人侧头看了她一眼。

  这一眼,带着寒霜之气,很冷很无情。

  晏芷心被他这样的目光一看,差点哽住,讪讪道:“谢谢你为我外公做了这么多。”

  话音落下,他的视线更冷了。

  霜寒一秒变成冰雪,几乎要冻死人。

  他双眸紧紧盯着她,几乎是咬牙切齿般吐出一句话:“你想说的只有这个?”

  晏芷心一时莫名:“啊?”

  墨君霆一字一句清晰道:“他是你的外公,亦是我的老师。”

  说完,上车,启动,喷她一脸车尾气。

  晏芷心:“……”

  她很肯定,他生气了。

  可是,他为什么会生气?

  抹了抹脸,晏芷心转身往回走,忽而前方传来声音,她抬头望去,只见一个头发灰白、胡子灰白的外国老人踩着滑板一脸炫酷地朝她的方向而来。

  晏芷心连忙往旁边避了避。

  老人却在和她擦肩而过的时候,“咔”的一声跃起,将滑板捞在手里,轻松落地,笑眯眯地用外语问:“小měi nǚ,你和那位大少爷是什么关系啊?”

  晏芷心不知道他的身份,含糊道:“没什么关系。”

  “我才不信。刚才我都看到了,他亲自接你们进来的。我在这里住了几年,还没见过他亲自迎接过谁呢。”老人边说边回忆过去,“想当年,我进来的时候,他就说了一个字,你知道什么字吗?”

  晏芷心眨眨眼:“什么字?”

  老人气哼哼道:“嗯!”

  “你真幽默。”晏芷心“扑哧”一笑,朝他挥挥手,“我回去了,再见。”

  老人看着她走远,摩挲着下巴“啧”了一声:“突然好想打小报告,怎么办?”

  晏芷心回到别墅,喝了凌枫临走前备的调节时差饮料,洗洗爬上床睡觉。

  可不知道是因为时差,还是因为墨君霆莫名其妙的生气,她在床上翻来覆去,睡不着。

  仔细想想,墨君霆真的为她,为外公做了很多事情。

  而且,他也没想过要她付钱。

  否则,他根本不会做到这个程度。

  只是,他为什么会生气?

  他们全家好像都没对他说什么过分的话啊!

  男人的心思真难猜。

  想了想,晏芷心决定找专家林岚解惑,快速编辑一条消息发了出去。

  然而,这次向来回消息以快着称的林岚久久没有回话。

  晏芷心无奈地扁了扁嘴,把脸埋进枕头里,睡觉。

  一觉睡到晚饭时间,她起床拿起手机,林岚总算回复了。

欢迎大家访问:笔趣阁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371shui.com/6_66306/40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