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管晏老太太如何叫嚣,晏芷心都只是淡漠地看着她,看着她气焰高涨到歇斯底里,近乎疯狂。

  晏老太太骂得口都干了,看着面无表情的晏芷心,忍不住又叫道:“你已经毁了兰心,你还想怎样?”

  晏芷心淡淡道:“当年你毁了谢家,我现在毁了李家不是理所当然吗?”

  提到谢家,晏芷心的心里充满了恨意。

  谢清竹当年心力衰竭而死时,李彩容还没嫁进晏家,晏兰心还在襁褓之中,这一切,毫无疑问是晏老太太一手造成的。

  晏兰心的狠毒,也是晏老太太所教。

  想到外公外婆白头人送黑发人,想到他们因为谢清竹的去世自责了半辈子,晏芷心心里恨不得把晏老太太抽筋扒皮!

  晏老太太嗤笑道:“就凭你,也想毁了李家?你信不信你一出门就被车撞死!”

  晏芷心当然明白这句话里的威胁之意。

  她知道,晏老太太说的是真话。

  李家很多年前贫困落魄,晏老太太去了红灯-区,而她的哥哥,干起了人命的买卖,专门把人为的事故制造成意外。

  比如制造车祸谋杀某个人,最后看起来却只是一个意外事故。

  比如蹦极时突然坠落。

  比如爬山时坠崖。

  等等,等等。

  这种事情,李家做了几十年,造就了李家人各个心狠手辣的性格。

  她若不是在股东大会上打了晏老太太一个措手不及,恐怕还没这么顺利。

  如今,晏兰心是隧道爆炸案幕后指使的新闻传得铺天盖地,人又进了警局,李家肯定也得到了消息。

  以他们的手段,八成已经在海市布下天罗地网,只要她一出现,就会动手。

  晏芷心之前以为墨君霆只是心血来潮回的君临岛,看到李家的资料之后,她才明白,墨君霆是在保护她。

  只要她不出城堡,就绝对没有人能伤害她。

  想到这里,晏芷心暗暗庆幸自己没有在外公外婆去国外疗养之前就动手,否则,李家找不到她,肯定会把目标转移到外公外婆的身上。

  对晏老太太赤果果的威胁,晏芷心笑了:“说不定我还没出门,他们就被警方一网打尽了呢。你忘了?我可是警官大学的学生。”

  李家人做的是亡命的生意,心里压力大需要发泄,在某些方面会特别强烈,所以李家人不是沉迷女色就是嗜赌,还有两个和du贩有关系,把星辉搞得乌烟瘴气。

  当然,这也给警方tí gòng了便利。

  只要一收网,谁也跑不掉。

  晏老太太死死地盯着晏芷心,看着她淡静而清冽的面容,第一次发现,自己低估了晏芷心。

  原以为,晏芷心没有父爱母疼,就算有外公护着,那也不过是一个老残废,根本掀不起风浪。

  可是,她错了。

  斩草不除根,往往后患无穷!

  晏芷心拍着手里的资料:“你不信吗?等24个小时,我们再看看。”

  晏老太太心里终于出现一丝慌意,阴沉沉道:“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李家?”

欢迎大家访问:笔趣阁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371shui.com/6_66306/585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