凝神搜索着对墨墨的记忆,晏芷心依稀想起是一个冰冷傲慢的少年。

  至于相貌,完全模糊了。

  她望着男人。

  他的眼神虽然是淡淡的,有一丝优雅,有一丝淡薄,还有一丝慵懒,但她依然从他幽深的眸底看出,他那神经病般的威胁。

  他在威胁她!

  这个禽兽!

  不知什么原因,他在外公的面前披上了温和的羊皮。

  一旦这张羊皮撕下来,他就会露出禽兽的嘴脸!

  她绝对不能让他伤害外公!

  如果他敢对她外公怎么样,她死也要拉他陪葬!

  晏芷心恨恨地握拳,却在外公的注视下扬起笑脸:“原来是你啊,好久不见。”

  墨君霆眸中沁着莫测的光芒:“是我,好巧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  “世界真小。”晏芷心垂眸看了一眼他优雅搭在轮椅上的手,忍住叫谢大笔和谢三纸一起去咬他的冲动,维持着笑意,“外婆做的牛轧糖很好吃哦,我去给你们端。”

  墨君霆勾了勾唇角,似乎想到什么又放了下来,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,推着外公进入客厅。

  晏芷心顺势进了门,发现客厅茶几上早已放着牛轧糖和新鲜水果,撇了撇嘴,转身上楼。

  墨君霆望着纤秀的身影,随着动作而飘飞的发丝,如珍珠般莹润的笔直双腿,清丽之中含着一抹明媚如诗。

  十年的时间,不过弹指一瞬。

  心中对她的愤怒离奇地消减下来,他不由自主地回忆起当年被老师带回家时,站在那扇雕花大铁门前看到的人儿。

  她蹲在四只狗狗的面前,一边分狗粮,一边摸着狗狗的脑袋说话。

  “大笔,今天表现不错,多给你一点。”

  “二墨,你太淘气了,你又把外公的拖鞋埋在院子里,口粮减半。”

  “三纸,……”

  她穿着一件胸前画着小黑狗的白色t恤,用白笔在膝盖位置画了两只小白猫的黑裤子,正是黄昏时分,晚霞透过半人高的月季花丛落在她的身上,为她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。

  老师领他进门,介绍说:“这是墨墨,我新收的学生,会在我们家住一段时间。”

  她双眸瞠得溜圆,指着四只狗中唯一一只黑狗笑弯了腰:“墨墨,这是二墨,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晏芷心上了楼之后,心里还是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,好像要从胸腔里蹦出来。

  他真是外公的学生吗?

  跑进外公的珍藏室里,晏芷心在zhào piàn墙上仔细寻找,很快就找到一张墨墨很多年前的zhào piàn。

  十几岁的少年站在楼梯扶手前,姿态傲慢而优雅,容颜俊美得令人惊为天人,眉目之间若有霜华月色,一双含着微蓝的双眸好像最璀璨的星辉,唇角微勾,似慵懒,似清寒。

  他的脚边蹲着黑色的谢二墨,微微偏着头,表情十分软萌。

  撕下zhào piàn,晏芷心慢慢地在地上坐下来,手肘撑在膝盖上,指尖抵着小巧的下巴,蹙起眉心……记忆还是有点模糊。

  忽而,窗外“喵”的一声,她家的谢小砚不知什么时候跳到珍藏室的窗台上,那么胖的一只布偶猫颤颤巍巍地踩着猫步,让人怀疑它一不小心就“啪嗒”一声掉下去。

  晏芷心盯住它:“谢小砚……”

欢迎大家访问:笔趣阁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371shui.com/6_66306/85/